下午2:00整,跟著一個約莫50歲的志工爸爸上了醫療大樓5樓。

 

志工爸爸說他已經在署桃當了10多年的志工了呢! 因為我提著大包小包的行李,由他幫我抱著女兒,推著女兒點滴車,我的入院手續也是由他拿著我的身分證幫我辦理,真是處處有溫情。

 

我跟女兒就在長廊上的椅子坐下來等候,沒有想到一等又等了一個半鐘頭,到了下午3:30才入住雙人房。這時女兒又燒起來了,一樣的高燒,而且溫度衝得很快,不消一會兒就來到39度多,被值班護士塞了屁股,不舒服的一直亂動。隔壁床的是一個1歲初的女娃兒,由她爸爸看護。聽說症狀跟我們家小妞非常類似,忍不住的與他攀談。(而且不知要相處幾天,要建立好友善的關係XD)

 

他們家的反覆燒了幾天,一直到昨天那位爸爸跟醫師堅持說一定要住院,所以早我們一天住進來。他女兒也是痰、鼻涕、鼻塞、反覆高燒(一般退燒藥降不下來),他們的病毒已經培養出來了,有抓到兩隻比較大的罪魁禍首,「肺炎鍵球桿菌」跟「諾羅病毒」。我們時而照顧不舒服的女兒,時而聊著天(如果願意,本人還頗能聊的XD),我原本懸著的心慢慢的放下了,因為狀況蠻類似的,起碼不是未知的高燒原因。

 

一般健保是三人房,無需補貼費用。雙人房的話,一天要補900元,可惜我沒有拍到房間的內部。翻拍了入院須知的圖,差不多就是長這樣,只是兒科的多了防摔的欄杆。

IMG_7666  

我們住的是靠門的那側,旁邊就是衛浴間。稍晚,護士跟我確認是否要排單人房,我當時有猶豫一下,因為室友蠻nice的,可以分享經驗,也可以在有事離開的時候互相幫忙看顧一下。可能是我想蠻久的,護士以為我默許就飛快出去了~晚上,張大爺下班後買了飯盒來,用完餐後他又回去了,當晚還是由我看顧女兒。隔天才換張大爺請假,我也請假只是回去休息(已經連續2、3天幾乎沒有什麼睡覺了)。

 

隔壁床的晚上有一段時間是小妹妹的媽媽來看顧,媽媽人也不錯,但是在我們休息的時候會把電視打開,音量轉得蠻大聲的,電視是一般傳統電視,品質不是很好,所以回音一下高一下低的,聽得很不舒服,但不是深夜我也不作聲。好不容易電視關掉後,又開始放起手機裡頭的音樂,音量一樣是整個房間都有回音的那種,這時,我就默默的希望快點排到單人房吧!!

 

不過我們的關係還算友好的,也有簡單的對話,夜間是小妹妹的爸爸照應,爸爸就客氣很多,電視跟我一樣都是切微小音量那種。女兒晚上又燒了2次,加上隔壁小朋友也不大舒服,有一點小小的互相干擾,我整晚忙著替換女兒濕了又乾、乾了又濕的衣服,耳溫箱與吸鼻器夜不離手。

 

這天,血液、尿液、糞便、流感的報告都出來了,沒有抓到比較大的病毒,也許是我們都有按時接種疫苗,自費的疫苗也是千把元這樣吃。但沒有大隻病毒我又擔心了? 究竟是為什麼才會高燒呢?值班護士說,有時候病毒不是都面可以檢測出來的,但看情形應該是呼吸道融合病毒吧!

 

 

Irene ♥~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